有哪些读书学不来,却很重要的素质?

问题补充:必须是经历过社会的人才会懂得,书本不会教你如何为人处世的能力。镜像问题:有哪些读书才能学会的很重要的素质?http://www.muhai.net/question/28626263/
40条回答
时间排序 | 热门排序
第 1 个回答:
KnowYourself​已认证的官方帐号818人赞同了该回答先来跟大家分享一个读书可能教不会我们的重要素质(能力),最后,我们就问题本身来谈谈如何面对知识理论与生活的关系吧。“那时我还不了解人性多么矛盾,我不知道真挚中含有多少做作,高尚中含有多少卑鄙,或者,即使在邪恶里也找得着美德。”——毛姆《月亮与六便士》我们常常能在一本好书中看到这样鞭辟入里的好段落,可能若有所思或是大受启发,可合上书,依旧过不好自己的生活。书里告诉了我们人性与世界的复杂,告诉了我们人生中充满这些“不一致(Incongruence)”的情况,但读完这些书,我们可能还是无法获得“应对不一致”的能力。例如,有一天你忽然发现,一直对自己很好的人,竟然已经出轨了;或者,一个明明感觉很单纯的朋友,忽然在背后中伤了自己。当这些“不一致”发生时,除了事件本身带来的伤害,很多人还会对自己“能否清楚的认识一个人”产生怀疑,也对信任别人这件事产生恐惧。那么,当这种“不一致”发生,需要的是什么样的能力或策略?我们来给大家介绍一种应对“不一致”的新策略——非整合(Aintegration)的思路。首先,“不一致”并不是一件容易面对的事。当我们在面对充满了未知和混乱的世界时,习惯用理性去认识这一切。我们渴望能够通过逻辑,努力将各种现象归纳进一种清晰明确的因果关系之中。这是因为,假如世间的人、事,能够被理性和逻辑所解释,我们就能够更好地预测事情的走向,这让我们感到安全;而如果发生在自己身外的事件能够被自己解释得通,我们也会感到更舒服、平静。而当我们的逻辑认为不会伤害我们的人,事实上却伤害了我们的时候,这种安全感、平静感就会被打破。此时,我们面对着一道难解的悖论,世界也随之变得更不确定。我们的头脑不喜欢这样的疑惑和矛盾,此时我们就容易陷入到一种紧张的思维混乱中。这是我们所说的“认知失调”发生的时刻。认知失调(CognitiveDissonance)是由美国社会心理学家里昂·费斯汀格(LeonFestinger)提出的。认知失调既指一种认知中存在矛盾的状态,也包含了一种改变这种状态的冲动——个体会由于这种状态产生不适,同时渴望立刻消除这种不适。个体会通过改变行为或改变认知的方式力图解除这种紧张,以重新恢复自身的一致性。认知失调在生活中很常见,比如,你觉得自己不喜欢一种工作,却一直在从事这份工作,这是一种认知失调,你可能会通过调节行动——换一份工作,或调节认知——其实这份工作也还不错,来重新平衡自己的行为和认知,让自己回到舒服、一致的状态中来。再比如,你的恋人突然做了一件的事。你一直认为Ta很爱你,但你从这件事情(新的信息)推断出的观点却是Ta不爱我,这样你就陷入了认知失调中。认知失调有它的副作用,因为急于摆脱认知失调的焦虑和不安,人很容易变得情绪化。或者为了满足认知上的因果关联,做出一些快速而绝对的结论。例如刚才的那个例子,个体为了赶快消除认知失调的不适,就因为新发生的这件事,确信对方不爱自己,认为自己一直在这段关系里“过于愚蠢”,陷入偏执和封闭的状态之中。你随之作出的种种行为,把你们的关系推向了更糟糕的地步。那当我们面对出现在身边的混乱和不协调时,我们能否摆脱突然而至的紧张和焦躁,用一种更为包容而冷静的态度面对呢?你需要的是“非整合”:承受“不一致”的能力1.什么是“非整合”?2015年,心理学家雅各布·拉姆兰兹和雅艾尔·本雅米妮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非整合(Aintegration),他们补充解释道,这个概念的意思是“维持着的不一致”(MaintainingIncongruence)。“非整合”指的是一种“人类忍受认知/情绪上的复杂性的能力”,表现在“维持不一致,承受矛盾、不连续(断断续续)、以及悖论,同时不感到紧张不适”。具备“非整合”能力的个体,不需要不断去整合生理-心理的各个层面,以及每个层面中特定的存在物(例如,认知、价值观、情感等)。这样的个体,不需要像前文提到的那样,时时刻刻要用逻辑解释通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他们能够接受一些相反的“真实”同时存在,并依然感觉良好。具备“非整合”能力的个体,不会通过操控自己的认知、价值观、情感等,去解决紧张和不适,而会允许矛盾的多种认知、价值观、情感同时存在,接受并且维持它们。同时这些矛盾的存在不会让他们感到分裂,他们仍然感觉到自己是“整体的”。如果一种亲密关系中的不一致发生在“非整合”能力强的个体身上,不太会给他们带来太多的认知失调,因为他们能够接受“一个人在大部分时间里是单纯、真诚对待我的,而也会在一些时间里出现自私、丑陋,或者说人在一些层面和情境里是真诚的,另一些层面和情境里会有虚荣、欺骗”,也能够明白“并不存在爱或不爱这样极端、纯粹的状态”。他们也会知道,很多时候“还原真相”是不可能的,因为并没有一个“可供还原”的单一真相存在。人心的复杂,是每分每秒、无时无刻的,每个人都是如此。只要选择相信某一些主要的倾向,就已经足够了。2.哪些人的非整合能力更强呢?雅各布和雅艾尔通过进行进一步研究发现,结果显示,有几种特质和非整合能力相关。年长的人比年轻的人拥有更高的非整合能力。这也验证了研究者对此的猜想:拥有更多生命经验与广泛的知识和态度的个人,更频繁地置身于矛盾与不确定之中,因此他们会更好地掌握非整合化能力。就像在我们的印象中,年龄时常与智慧、宽容紧密相关。离异的人比婚姻中的人非整合能力更高。因为经历了重大的压力、分离和不合适,尤其是在刚刚成年时期,这类人了解了生活中广泛存在的差异和冲突,特别是个人生活中的矛盾。正是在不同境遇中对生活的再次认识使得他们转向了非整合化思维。非整合能力与遭受过多少创伤事件无关,但与面对生命事件的态度有关。研究发现,并不是遭受过更多创伤事件的人,就会比生活顺利的人非整合能力更强。但是,当问及参与者对过去的态度时,非整合化能力强的人更愿表达他们所经历的积极的生活事件,而且谈论到消极的生活事件时也是采用“有利有弊”的态度。也许也是他们非整合的能力,影响了他们对消极事件的感受。“对体系的需求”越高,非整合能力越弱。封闭式思维的人崇拜权威,渴望完全的命令,更容易教条化,在认知复杂性上表现较差,容易陷入新信息与旧有信念的认知失调中。那些特别追求逻辑严密和理性的人,也容易在非整合能力上表现差。值得一提的是,非整合能力并不是排斥整合能力,也不是反对追求完备的知识框架,而是倡导学智的世界与生活的世界有所区分。不要过分依赖于一套固定而刻板的认知体系去生活,努力获取更为灵活和开放的生活态度,能够包容事物的矛盾与冲突。当我们对发生的事感到困惑和不适时,无需急于动用原有的认知方式去寻找潜在原因,而是冷静地去认识矛盾本身。若这矛盾难以解决,我们需要做的是承认人性和世界的无法完全被解释的复杂性,接受它们,允许它们存在。克尔恺郭尔在《爱的作为》指出:要去爱彼此的人性。真爱不会因为他人的缺点而不去拥抱他人,仿佛高高在上。相反,当爱人出现了错过,人们应该更牢靠、更紧密地相拥,为了克服那些不足。这一点和亲密关系中的非整合化有着深切的相通之处。最后,来谈一谈知识理论与生活本身。相信大家看到“什么样的人具备更强的非整合能力”之后,已经能够感受到,仅仅依靠书本/理论,我们是无法获得这样一种能力的。事实上,我们生活中的很多事都是如此,好的知识理论很重要,它为我们指向了不同的路径或是描绘了一个目的地,但最终,只有你自己去行走,才能真正获得属于你的特定能力。我的一位老师曾经说过,“没有理论的经验生活和没有经验的理论生活一样是盲目从众的”。在这个把“知识分享”炒得太热的时代,我们更加需要警惕:首先要警惕我们所接收到的是否真的是有价值的“知识和经验传授”——这是一个悖论,正如同只有那些具备品味的人才能够审美一样,互联网把太多的东西放到我们面前,而期待被这些东西教育和提升的我们,可能还不具备辨析它们的能力。而就像弗洛伊德说的,“人的本性喜欢把不合意的事实看作虚妄,然后毫无困难地找些理由来反对它”。在没有辨析能力的时候,被给予太多不同的东西,人们很容易选择那些符合自己最初的状态的东西——而这个过程只是“被迎合”,并不是“在学习”。其次,要警惕“学习知识、理论和经验”成为“回避实践”的借口,成为一个你不愿意走出的舒适区。一个常见的困难:问题,在被搁置的过程中积累,而我们告诉自己“等我准备好了,我就去面对它”。然后问题越来越大,我们开始行动的勇气越来越少。除了看书,你需要一头扎进生活的洪流里,去体验,去经历选择和放弃,感受突破和受挫。你需要真正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以上。欢迎来与我们探讨你的观点。相关文章当我们信任的人,做了出乎我们意料的事|研究:什么是“非整合”的策略?了解更多与心理相关的知识、研究、话题互动、人物访谈等等,欢迎关注KnowYourself-沐海宇宙中最酷的心理学社区,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会喜欢。
799
第 2 个回答:
Lachel公众号「L先生说」。探究心智成长方法论。25,600人赞同了该回答这个问题已经有800多个回答了,虽然我这个回答可能没人看,但还是想写几句。读书永远学不来的能力,是放下书,走出去行动的能力。读书肯定是好事,但也容易令人产生这么一种幻觉:读过某些道理,便以为自己懂了。读过人心鬼蜮,云诡波谲,便以为自己世事洞明,觉得世上之事不过如此,自己只是没遇上而已。这是十分可怕的。沐海上有一个问题,叫「为什么知道了很多道理,却还是过不好这一生?」答案其实十分简单:我们的一生是由无数个选择构成的。而人在作出选择的时候,往往是非理性的。这就是人最大的弱点:人是受情感驱动的,因而也是脆弱的。你读了再多的书,学会了再多的道理,在你面对实际的困境的时候,往往派不上什么用场。你知道要学会投资自己,以期在未来收获机遇,但当你结束了一天的劳累,你是否真的能关掉美剧和电影,强迫自己好好去读几页英语?你知道理性人追求边际效益,不考虑沉没成本,但当你真的面对抉择,要放弃你坚持了两年、三年、五年的东西,你能够放下执念么?你知道作出决策时要排除情感干扰,权衡各方面利弊,可当你真的面对能左右你未来十年的选择时,你是否真的能做到心如止水,还是犹豫徘徊、举棋不定?你是否有过这样的经历:在身心俱疲、状态极度不好的情况下,还得硬着头皮去做你不愿意的事情?比如,应酬,跑客户,看房子,又或者,面对日常生活里繁重的琐事。而你这样做,只是为了拼尽全力维护你小小的安定的环境,不至于支离破碎?你是否感受过那种在命运面前、在整个社会面前深深的无力感?你是否体验过,被朋友背叛的心寒,一个人在深夜醒来的孤独,每天奋斗12个小时仍看不到未来的灰暗,肩负着债务、忙到没时间喘息的绝望,与机遇失之交臂的遗憾,怀疑自己能力、乃至生存意义的虚无感……?这些东西,都是读书无法给你的。书可以告诉你很多道理,但永远给不了的,是面对困境时内心的真实感受,以及作出选择时坚决的心境。这两样东西,只有当你去经历了很多事情,沮丧过、失望过、痛哭过,你才能真正地把握到,也才能真正地拥有。你会发现,生命中有许多属于自己的寒冷和深渊,只能够自己去面对。它们考验的,是你经过千锤百炼、早已刀削斧劈难动分毫的内心。没有谁能够代替你去承担,也没有哪本书能够帮你去抵抗。知行合一,最难的永远是行。如同@藥師所说,读书和阅历永远是互补的关系。可惜的是,许多读书人,最大的误区,就是以为读书可以代替阅历。读书可以给你力量,但造就一颗强大的内心,需要提高对痛苦的阈值。也就是说,你必须一次又一次地去经历痛苦,或许是风险,或许是损失,或许是恐惧,或许是你所厌弃和排斥的事物,直到你能够承受痛苦,你才能不被痛苦所左右。这没有哪一本书能够教会你,一千本书、一万本书也不能。然而,这恰恰是读书最大的副作用。读书的本质,仍然是一种「舒适区」。读书的时候,你是在观看别人的生活,始终没有参与其中。书中的悲欢离合,是主角的故事;书中的艰难决策,也是主角作出的。你始终只是一个观察者,永远体会不到面对困境的绝望和无力。所以,很多时候,读书,或者说埋头于读书,其实是一种逃避恐惧和风险的行为。在书里面,你永远是安全的,永远不用被卷入现实的风暴中。也因此,你失去了真正磨练自己的机会。更甚者,它会给你这么一种错觉:你读过了许多故事,自以为明白了许多道理,但你并不是真正明白,只是自己认为明白了而已。当你真的遇到书里的情形时,即使你知道正确答案,你有勇气选择那一条路么?我感觉到,读书多的人,大多有这么一种倾向:遇到任何一件事情,喜欢先退一步,好好思考,考虑完,再决定要不要前进。而结果往往是:算了,还是不要前进吧。所以,好好去体验身边的生活。去做一些平时想做但不敢做的事,去挑战自己的极限,去经历各种不同的经历。不要怕风险,也不要怕损失。书可以教会你各种各样的招式,但如果你不在实战中用出来,就永远算不上一个高手。
420
问题状态

最近编辑于:2015-03-09T05:20:16

被浏览70328